都市在线 | 漳州发展网
ad1
您所在的位置: 都市在线 > 产业

【专家谈】国际合作反腐是全球治理的一项重要内容

来源:都市在线    发布时间:2016-09-01 06:42   作者:醉言   关键词:专家,国际,合作,治理,专家,国际,治理,合作,专家,国际,

【摘要】 全球管理的意义,就是要构成和平、稳固的国际次序,构成有益于各国人民友爱来往的协作机制,构成有用处理国际纷争的调和机制。关于一个国家而言,反腐败并不是易事,特别是当这个国家法治不够健全时;关于国际社会而言,反腐败更是任重道远。

跟随全球化的陆续发展,腐败已经成为困扰国际社会的一浩劫题,在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来往中都普遍存在,并且关于跨国性腐败,一个主权国家仅靠本身力气没办法处理,必须通过与其他国家协作才能够处理问题。2003年《联合国反腐败条约》的出台,为处理这一问题提供了重要的国际协作机制,为处理全球反腐问题制造了新的道路。该条约序文提到:“确信腐败已经不再是部分问题,而是一种影响一切社会和经济的跨国现象,所以,展开国际协作预防和控制腐败是相当重要的,并确信需求为有用地预防和打击腐败采用综合性的、多学科的方法,还确信提供技术支援能够在加强国家有用预防和打击腐败的能力方面施展重要的用处。”整合各类积死力气通过国际协作惩办和预防腐败,恰是全球管理题中应有之义。任何腐劣举动的效果,最后都要由普通大众来承当。例如,一些跨国制药企业通过贿赂的方法占据其他国家的市场后,构成垄断、举高药品价钱,进而获得高额利润,这必将加重普通大众的医疗本钱,使他们的生活遭到极大影响。从某种意义上讲,与处理贫苦问题一样,惩办和预防腐败问题也具有保证民生的意义。如今全球范围存在的环境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等,都与腐败问题密切有关,假如没有公职人员腐败的作为或不作为,这些问题不会变得那么严格。全球管理的意义,就是要构成和平、稳固的国际次序,构成有益于各国人民友爱来往的协作机制,构成有用处理国际纷争的调和机制。腐劣举动的存在不利于社会稳固,甚至会腐蚀和平、激发社会骚乱。过去十多年里,在中东、北非、乌克兰等国家地区产生的社会骚乱,其内因都与腐败离开不了相干,当这些社会出现严重经济困难或许社会不公正现象时,激发了严重的社会骚乱,此时一些心胸叵测的国家插足这些国家的政治事务,就会致使政权更迭、族群对峙甚至内战,内战外溢时就会构成严重的地区军事抵触。所以说,看起来大大部分的腐败常常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内部现象,但不加遏制,则会产生重大的社会问题,并对周边地区构成影响。所以说,反腐败有益于社会稳固,也有益于国内和平,甚至国际和平。可是,关于一个国家而言,反腐败并不是易事,特别是当这个国家法治不够健全时;关于国际社会而言,反腐败更是任重道远。现今,尽管联合国等政府间国际组织、“透明国际”等非政府组织和各主权国家在推进国际反腐方面作出了诸多尽力,但还存在许多问题。详细来说,我以为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共鸣问题,主如果对腐败的界说和伤害的共鸣。因为不一样社会的文化不一样,对腐败的懂得与界说也存在不一样熟悉,对腐败的容忍水平也存在差别,因此在一个社会被以为是投桃报李的举动,在另外一个社会会被界定为腐败。对经济领域的腐败存在不一样熟悉,一些跨国公司为占据市场在其他国家贿赂,在本国也许不被以为是犯法。二是如何与政治问题分开。腐败问题确实是个政治问题,因此反腐败也是个政治问题。可是,在国际协作反腐方面,不能够将反腐过度政治化。如今有些国家责备其他国家反腐不力、腐败跋扈獗,其目标是想颠覆他国政府。三是如何处理国内法制问题。不一样国家的法制存在较大差别,在反腐法制方面也存在诸多不一样。为此,在国际反腐方面就要处理这类差别,特别要处理国际协作的国内法“壁垒”。四是如何提升国际协作的效率。如今国际司法协作的方法和途径愈来愈多样,各国在国际协作方面的意愿也非常强烈,但客观地讲,国际司法协作的效率其实不高,常常一个案子的协作要连续几年甚至十几年,由此给有关国家形成的本钱累赘极大,也不利于威慑腐败犯法。五是如何推进不一样国家间有关机构的协作。对此,《联合国反腐败条约》对金融机构等有关机构的职责进行了规定,但如何加以落实则非常困难。特别是如今跟随互联网的发展,网络支付工具愈来愈迅捷,如何顺应这一变化,也是亟待处理的困难。对这些问题的处理,我以为,应当在反腐败国际协作方面进行创新,联合并发展全球管理的理念,在《联合国反腐败条约》等国际社会所承认的标准性文件的基础上提出新的方法方法。例如,如今跨国公司腐败、国际体育委员会等腐败问题非常严重,能够考虑设立国际监管机构来监察这些跨国公司和国际委员会;在处理引渡难的问题方面,能够考虑设立一个相似于国际仲裁法庭的机构,能够将引渡问题交给这些国际司法机构来处理。这些创新方法在落实上其实不会特殊复杂,关键是要看各国,特别具有影响力的国家是不是乐意去做。早在今年5月外交部举办的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中外媒体吹风会上,王毅外长就曾表示,中国力争打造杭州峰会的成果中,一个等于“创建三位一体的反腐败协作”。中国将推进二十国集团制定追逃追赃高等别原则,设立追逃追赃研究中心,制定反腐败2017-2018年行动筹划。此前的峰会也曾屡次议论反腐败问题。例如,2014年布里斯班峰会上即提出《2015-2016年G20反腐劣行动筹划》。我想,此次峰会迁就反腐败国际协作的详细问题进行协商,以构成高效的司法协作机制。G20国家是现当代界的主要经济体,也是最具有国际领导力的国家,假如这些国家在反腐败国际协作方面构成共鸣、展开更为有用的协作,将构成国际反腐的有益态势。总之,人类社会的融合是不可逆转的潮流,全球管理的实践会陆续推进、日渐成熟。反腐败问题是全球管理的一个难点,通过这一问题的有用处理,我信任,全球管理睬进入到一个极新的阶段。(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特聘研究员,国际刑法学协会暨中国分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