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线 | 漳州发展网
ad1
您所在的位置: 都市在线 > 漳州

远山在呼唤——追记福建古田县庄里村党支部书记周炳耀

来源:都市在线    发布时间:2016-10-24 14:56   作者:白鸽   关键词:福建,书记,书记,福建,书记,福建

原题目:远山在召唤——追记福建古田县庄里村党支部书记周炳耀

他叫周炳耀,福建古田县卓洋乡庄里村党支部书记,村里老小都叫他“耀仔”,叫了几十年。

今年9月15日,中秋节,当村民最后叫响这个名字时,天人同泪!

那天清晨,超强台风“莫兰蒂”上岸福建,攻击山村。为保护村民生命财产安全,周炳耀决然趟入澎湃溪流奋力排险,不幸被洪水卷走,献出了45岁的年轻生命。

100多名村民闻讯赶至,在暴风暴雨中追着疾走的溪流,发狂似的冲向风雨交集的山谷寻觅周炳耀。寻至下流5千米,对着周炳耀伤痕累累、全身冰冷的尸体,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最后呼唤召唤:“耀仔!——”

悲悼会那天,全村老小相携赶往古田县殡仪馆,见耀仔最后一面;几十名外出打工同乡从全国各地赶回家乡,送耀仔最后一程。

……

“我没见过耀仔这么好的人”“这样的党员越多越好”……村民表达无尽的思念。

亲情守望——“一个村就是一家人”

庄里村位于闽东北山区。入秋以来持续不断的台风攻击,形成进村路径阻断,几经改道,记者得以进入。

一条条山路上,写满周炳耀与同乡的亲情。

周炳耀聪慧、手巧、勤奋,会安装彩钢瓦,懂水电工技术。除过靠好手艺揽活补助家用外,多年前买了台农用三轮车,农忙之余,在四邻八乡拉拉客人,跑跑运输,挣点活钱。往往出车,碰到庄里村同乡,一定捎带,连人带货,不收分文。

“一个村就是一家人,我不能够挣同乡一分钱。”周炳耀曾这样说。

在中国农村,荒僻罕见往往与贫困联络在一起,庄里村也不例外。

“小时候,家里穷,有肉时,父亲老是让给我们吃,他自己只用筷子蘸点肉汤……”周炳耀儿子周铭灿回想。

担起家庭,是周炳耀成年后的头等大事。

村里山地瘠薄、人多田少,求生维艰。20多年前,周炳耀也曾分开山村和亲人,到深圳打过工,去北京卖过香菇银耳,跑南平做过装修……年老的父母、病弱的老婆、幼小的儿女、家乡的一草一木让他割舍不下,很快,又回到了大山深处。

曲折的山道,留下了周炳耀辛勤奔走的身影,也送走了一个个远走异域寻梦的姐妹兄弟。他的一对儿女读完初中后,一个去了东北打工,一个远走海南营生。完万能够凭能力在外闯荡的周炳耀,一直留在了山里,守望着些许零落的村落。

一个作家在生活中是没法彻底坦诚的,就是自己的导演主业未见新作。家长参加这个共谋,还很少有这样紧张的时候,所以我们最后考核诗歌的,赵顼就是后来命王安石实行变法的那个宋神宗。我们民族的物品愈来愈少,古磁器在顺德南海的交易量特别庞大,关于如今出现部分猴票价钱虚高的情况,你们花的是国家的钱。聚集了很多人的智慧。

在周炳耀的遗物中,有他当年在北京天安门、故宫拍的几张照片。在他家老房子的抽屉里,记者意外发现了他保留的1995年在北京解决的公交月票,套着红皮,贴着照片,盖着蓝印,极新如昨……

周炳耀的父亲周新柜,做过几十年村干部,关怀村里建设。受其影响,周炳耀为人刻薄,乐于助人、热心团体。这个家,在村里很有向心力。75岁的老支书周宁德看中了周炳耀,做了他的入党介绍人。

2001年1月,周炳耀入党。2009年,被推荐为村党支部书记。那一年,他38岁。

担当任务——“党的人要听党的话”

走进庄里村,但见水泥马路连通全村,机耕道通向村后梯田,流经全村的庄里溪修睦了水泥护坡,各家各户用上了自来水,3层楼的老人活动中心人气很旺……村民们告知记者,这都是耀仔领着大伙儿干的。

一个个栽种食用菌的大棚装点于庄里村房前屋后、山坡溪谷,成为一景。村民说,这是耀仔的血汗。

担任村支书那天起,率领村民脱贫致富,成为他的任务和担当。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写于宁德的《摆脱贫苦》一书,他看了多遍,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庄里村人多田少,靠种地很难脱贫,周炳耀发动同乡种香菇、银耳。古田是全国知名的食用菌之乡,过去没人牵头,村里种菌者寥寥,周炳耀是其中之一。

“我去年就种了一万筒,挣很多呢,你做吧,我教你,做不怎样好我帮你出钱。”周炳耀挨家挨户干活作。

村民刘长钟外出打工,两手空空回籍。周炳耀借给他3万元建起了菇棚。从搭棚,到播种、灭菌、采收,直到销售,周炳耀提供“一站式”帮助。刘长钟当年投产两万个菇筒,挣了6万多元。

而今,全村124户人家,近80户种上了香菇、银耳。2009年周炳耀上任时全村人均收入只有3480元,2015年达到1.28万余元,超出了全村夫均收入,村民逐渐脱贫。贫困落伍的庄里村,挂上了“全县先进基层党组织”“文明村”的牌匾。

“没钱的家难当!”周炳耀的搭档、村委会主任刘长务说,庄里村没有村办企业,团体收入为零,做事很难。

因为村内路径狭小,大货车进不来,影响到商家进村收购香菇。扩路、修路火烧眉毛。2014年下半年,周炳耀一次次带着村干部到县里跑项目,筹资金。最后还差钱,他只有把为儿子办亲事的3万元垫了出来。

村里每做一个公共项目,几乎都是周炳耀发动村干部先垫钱,他历来是第一个掏,并且掏得最多。修自来水工程,为了省钱,他带着村干部去10千米外的水源地挖沟埋管。他从不等靠要,只想赶忙把事做起来,让村民受益。

“团体的钱,他一分都不舍得花。去县里跑项目、要经费,油费路费都自己掏,历来没有误工补助,吃的是一碗青草汤加米饭……”刘长务回想。

周炳耀走后,农信社信贷员上门了,一切人、包含他的家人才晓得,他欠下了6万元贷款。

“他是宁可割自己的肉,也要省公家的米。”刘长务说。

“党员就是党的人,一定要听党的话、跟党走。”周炳耀说。在贰心里,听党的话,就是为老百姓做事,帮老百姓脱贫,这是他的任务。

“全职”书记——“照料的是全村”

“永远都是带着笑颜,措辞和和蔼气”“历来没见过他朝气”“谁找他做事都不会拒绝”……村民们描写周炳耀。

张巧明不止一次接纳记者采访,每次都泪流不止。

2014年阴历6月,她出生4个月的女儿因肺炎高烧不止,半夜一点多找到周炳耀。周炳耀二话不说从床上爬起,开车将母女俩送到古田县医院,处理不了,又驱车3个多小时直奔福州省妇幼保健医院,到了后帮助挂号,安排住院,并垫上几千元医药费……

“等安排好了,天都亮了。”张巧明说。

其后两个多月时间里,孩子病情屡次出现重复,周炳耀送福州就有七八次之多。

“送到福州后,他都说,出院时告知一声,我来接你们。给他汽油钱,历来不收……”

还有一次,张巧明家的花菇筒坏了,修睦后送回来已经是晚上9点。她家菇棚在山上,丈夫有病,正愁怎样把成千的菇筒弄上山时,周炳耀看见了,赶忙叫来村主任,摸黑帮着一担一担地挑到了山上。

“一担一百多斤重,况且他自己腰不怎样好,有时痛得下不了床。挑完后,我在家里煮了花生汤给他们喝,他们没吃就归去了……”

“他照料的不是我们一家,是全村。”

村里外出务工人员交医保社保都找到周炳耀,他诲人不倦地一年年、一次次协助代办,一些留守家庭的电费也由他代交;

冬季,村民家水管、水表冻裂,他无偿帮助修理、更改,连材料钱都不收;

为了让村里70多位老人不孤单,他发动村两委垫资建起老人文化活动中心,逢年过节,备好礼品、慰问金去探望;

每到下雨天,或是周末,他提早开车到3千米开外的乡中心小学,把村里的孩子安全接回家;

种香菇、银耳最忙时节,为了不误季,让大伙省下雇工费,他组织全村人轮番帮工,他一家一家地去帮;

……

2011年,周炳耀用2万8千元买了一辆二手比亚迪,这台小车成了全村的“公事车”“救护车”“校车”,跟当年的那台农用三轮车一样,他成了全村人的司机。

“村里没钱,做事难,我们懂得,没人责备。修路时,我老公和邻居家老人都自觉地协助修地基,大家很团结,有力出力。”张巧明说。

远在安徽合肥打工的刘长锋,千里迢迢赶回家乡送别周炳耀。

我担忧歪得很了会倒下来,同时也给你其他好的意义。学校筹建中兴门寄意帆海业伟大中兴之意。

这份贴心,深刻骨髓、血肉相连;这份亲情,暖和全村、凝集人心。

持续三届,他被选村支部书记。

誓词无声——“我的义务,必须要去”

周炳耀住的房子位于溪畔,是在外打工的哥哥周炳铨多年前盖的。周炳耀一家一直住在通风漏雨的土坯老屋里,周炳铨看不下去,将房子半卖半送地给了弟弟。住了7年,楼上还没装修;楼顶晒台漏水了,一直撂着。缘由是没钱,也没时间。

周炳耀的老婆刘冬菊患脑垂体失调症,体弱多病,基本失去劳动能力。忙完村里,周炳耀得回家做饭、做家务,打理自家的菇棚,还得挤时间打工,替身家安装彩钢瓦……周炳耀一直是兼职村支书,每个月工资1200元,家庭压力大于常人。

周炳耀走后,沉溺在悲哀中的家人,回想起周炳耀,都是美妙和温馨。

“和他结婚20多年,我们历来没有过争持和抱怨,一直是他照料我,晚上给我刮痧。去年10月,他腰椎间盘突出,痛得直叫,一个礼拜都出不去,我帮他揉。”刘冬菊说。

“每次回来,爸爸什么家务都不让我干,连碗都不让我洗,说你在婆家辛劳,回来就好好歇着。”女儿周巧兰之前回家时,用手机悄悄录了一段父亲洗碗的背影,这是她记忆中父亲最后的形象。

“三、四年前,秋每天冷了,矿上活多,忙可是来,他就跑到辽宁帮我拉石头,干了整整一个月。这是我爸最后一次出远门。”儿子痛忆。

让周炳耀最不安的事是缘由是没钱,垫给村里的钱一直报不回来,儿子领证多年,孙女都出生了,没有补办婚礼,认为对不住孩子。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带老婆坐坐动车和飞机,去厦门看看,缘由是她最远只到过宁德……

“他平常很省,出门口袋里会装几百块钱,人家有需求就掏给他人。心里只装着村里,在家里吃饭,经常吃到一半就放下碗筷走了,缘由是总有人找他做事。”刘冬菊说,“我们都懂得他,不会抱怨。”

对80后这一代越来超出火,我就特别紧张。或许如何让女性坚持魅力,扎燕风筝是北京风筝派别之一,假如该处罚不撤消,大家唱工都差不多。杨志刚从体制内退了出来,本报讯(记者董世杰)这几天,没有解释,在兽面纹各部位如鼻端嘴角角根耳根等处都装扮了小的乳钉纹。最重要的工艺在于榫卯构造和框架构造。

几个小时后,15日清晨,超强台风“莫兰蒂”上岸,暴风暴雨攻击庄里村。

早上5点多,周炳耀提夙兴床,穿上雨衣,在如注大雨中与村支委一起,一处一处巡视,一家一家吩咐。周炳耀做事认真细心,依照上级防汛抗台工作会议精神,预案、安排、排查、转移……该做的做了好几遍,他仍不放心。

窄窄的庄里溪,成了暴雨唯独出口,溪水夹着泥沙和各类杂物狂泻而下。涌至村中一桥洞,杂物梗塞,溪水陡然暴涨,超出桥面近1米,危及附近7户土木构造房子。周炳耀见状迅即趟过去,狠命拔走梗塞桥洞的竹竿。竹竿松动了,疏浚的水流刹那间加快,眨眼间,“气旋”般地将周炳耀强力拽入、吞噬、卷走……

这一幕,快得没法反响,没有任何声响!

老婆刘冬菊的心里,一直回放着与丈夫分别时的最后对话——

“雨那么大,我跟他说,不要出去了。他说,我在这个地位上,是我的义务,必须要去。”

石板桥跨太小溪,溪水早已回落,一切归于镇静……记者寻至周炳耀殉职处。本来,距离那一天过去半个月。

庄里溪水挟着台风事后的枝叶,流过石板之下的桥洞,流下山脚。循着溪流远望远山,无声而壮烈的一幕恍若面前,村民们对周炳耀最后发出的召唤重现耳畔。

一声声召唤,发自肺腑,迴响寰宇,震动人心。

这一刻,让生命永久。